主页 > C生活禅 >为钱运毒坐牢愧对妻儿‧前毒驴矢重新做人 >

为钱运毒坐牢愧对妻儿‧前毒驴矢重新做人

  • C生活禅 | 2020-06-15 23:27:47 阅读量:67万+
为钱运毒坐牢愧对妻儿‧前毒驴矢重新做人(槟城12日讯)大马毒品问题日益严重,国际贩毒集团疑将大马视为毒品转运站,而在近年利用丰厚的报酬、免费旅行、爱情陷阱等手段,频诱惑入世未深的青年男女充当“毒驴”带毒闯关。31岁阿庆便是其中一名被金钱和物质欲望冲昏头的“跑腿”,为了每月上万令吉的酬劳不惜铤而走险运毒,结果在运毒罪名下,换来被判监4年的惨痛代价。想起这些年的铁窗生涯,他直言悔不当初,更对妻儿愧疚不已,没能尽到为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他允诺出狱后将做个有用的人,当孩子的好爸爸。【◆个案一】:姓名:阿庆(化名)年龄:31岁 家乡:北马 家庭状况:与妻育有两名孩子 罪名:运毒罪成,被判坐牢4年来自北马的阿庆(化名)目前在威南监狱局服刑,还有11个月便可以出狱。《》记者在大马监狱局的安排下,走进监狱访问阿庆。阿庆受访时说,运毒的酬劳可达至每月一万多令吉不等,因为贪念,让他在25岁时走上了运毒这条歪路。“我想开名车,赚大钱,过更好的生活,所以冒险帮朋友运毒。我知道有风险,可是为了钱,我一点都不怕。”他披露,他所获取的毒品来源多数来自泰国、伊朗以及由本地炼毒厂自製,由于他只负责运输及收藏,他并不清楚负责供应毒品的朋友是否属贩毒集团跑腿或拥有黑社会背景,但可以确认的是,大家都是为了求财。“我不会把毒品藏在自己的家,而是在外面租一间房子收藏。”阿庆靠运毒赚大钱整整5年,日子可说过得相当富裕,然而,上得山多终遇虎,他最终在一次交易中取货后遇上警方路障,当场人赃俱获而被扣捕。庆幸没染上毒瘾他忆述,这事发生在2012年的某个深夜,当时他开着新买的豪华轿车来到马来乡村与朋友会面,以获取一批毒品“新货”。交易结束后,他开车往返回家的路途时,碰巧遇到警方在路口设路障。“看见警察的那一瞬间,我自知已无路可退,因为刚刚交易的毒品还藏在车厢。警察一定会截查我,因为我驾的是新车,加上半夜三更到处开车,还来到偏僻的马来乡村,且这村子里根本没有华人。”警方果然对阿庆产生怀疑,并从他的车厢搜出各种毒品,随之将他逮捕归案,控上法庭。阿庆说,他是受到朋友的唆使才踏上这条不归路,这名朋友是他从中学认识至今,即便他被逮到坐牢,两人多年的友情从未因此而变质。“虽然他不曾来探监,但我没有责怪他,还是把他当朋友。”此外,阿庆也庆幸自己没染上毒瘾,他坦言,太太知道他帮朋友运毒,但没加以阻止,只是不断提醒他不能吸毒。看到死囚感害怕“还有11个月,我就可以出狱了。一年多对普通人来说很快,但是在这里,我感觉度日如年。”身穿青色监狱服的阿庆直言,每当看到在牢狱里度过了二十几年的终身囚犯直到老死都无法与家人团聚,就让他心里感到不安。“特别是看到死囚,我更感害怕。他们身穿红白色的狱服,只在监狱里面等死。只要看到他们,我就会提醒自己不可沦落到这种地步。”惭愧无法陪孩子长大鎯铛入狱后,阿庆被迫与妻儿3人分离。他惭愧地说,身为人夫,他给不了太太依靠;身为人父,他无法陪伴孩子长大。阿庆育有两名分别3及4岁的孩子,他一直都很自责,无法负起父亲的责任,送孩子上学或陪在他们身边。“1至3岁时期的小孩最可爱,他们还很单纯,不会顶嘴,有时候想起孩子不能跟同龄的小孩一样,放学后有爸爸载送,放假时有爸爸带他们去玩,我就很愧疚。”他说,他出狱后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家人及孩子出去玩,以弥补以往的过错。他也披露,太太和孩子每3个星期会来探监,有时他想念妻儿时,便会用监狱专用的电话卡打电话回家,听听孩子的声音,以解思亲之情。【◆个案二】:姓名:阿朗(化名) 年龄:28岁 家乡:中马家庭状况:单身 罪名:拥毒罪成,被判坐牢5年4个月辍学贪玩染毒瘾前毒友对人生失信心就读中学预备班的阿朗因无心向学而选择辍学,间中曾从事捕鱼、装修的工作。没工作的日子,他常觉得无所事事,于是,他到处找乐子打发时间,没想到年仅15岁的他却一头栽进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娱乐场所,从此无法自拔。他不仅开始喝酒、抽烟及赌博,还在朋友的怂恿之下,一尝毒品所带来的欢愉。阿朗受访时说,“当时的生活没有一点压力,一心只想着娱乐、消遣,加上外面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他在受不住引诱下,连大麻和冰毒都吸过,生活糜烂。”他指出,家人越是劝他,他越感烦躁,甚至认为自己有能力赚钱,根本不需要靠家人。结果,不听劝他最终尝到了自食其果的滋味。2010年的某个晚上,他在夜店狂欢后独自走向车子準备回家时被警方盯上,并从他身上搜出一些毒品。阿朗之后被控上法庭,在拥毒罪成下被判监禁5年4个月。在监狱待了三年多,阿朗一连被转送到不同地点的监狱服刑,包括雪兰莪监狱、加影监狱及芙蓉监狱,目前则在威南监狱。“父母每两三个星期会来看我一次,不管我被转到哪一所监狱,他们都会来看我,看见他们为我奔波劳碌,我觉得很惭愧,也感觉自己失败了,对人生完全没有信心。”忆起当年,阿朗欲言又止,或许身为长子,获得父母的特别疼爱,使得他变得我行我素,凡事都坚持自己的想法。受询及在监狱的日子里,可有想过自己的未来,阿朗表示没有去想。制度改善监狱也讲人情味在罪恶枷锁下被禁闭在监狱的囚民常申诉遭遇不同恶势力的欺凌,非外墙人所能理解,不过,随着人权意识的抬头,加上监狱逐步改善制度下,监狱已变为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地方,例如家属不但可在一年一次的监狱开放日与亲人面对面相聚、还可到监狱局里的食堂买食物或日用品。此外,囚犯也获准使用电话卡拨电给亲人和伴侣。负责监督、评估囚犯的威南监狱局警长依兹哈强调,囚犯仅能受限制拨打三组电话号码,如父母及配偶,因此,狱方不担心他们是致电外头的同党洽谈毒品交易或干案。他谈到,监狱并不是人们想像中一个充斥着暴力行为、打架的地方,狱卒也不会滥用职权,暴打囚犯。“若囚犯遇到不公平的对待,他们可以向家属投诉,甚至请律师打官司。”“凡是超过3个月监禁的囚犯只要保持良好行为,就有机会提早出狱或减刑,也就是将法官判定的年数减去三分之一,例如9年的监禁,只需6年就可出狱。”他直言,行为不检点,常惹事生非的囚犯,狱方有权向法庭申请延长对囚犯的监禁,或驳回提早出狱的机会。靠意志力及家人支持戒毒入狱后,令染上毒品的阿朗被迫戒毒,他说,他只能靠个人的意志力以及母亲的眼泪来克服毒瘾。“每次看到妈妈哭,我就觉得很对不起她,令自己不得不戒毒。毒瘾真的很难戒,我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和家人的支持撑过去。”他坦言,即便自己再怎幺努力戒掉毒瘾,他至今还是会有一些烟瘾。此外,阿朗在监狱中开始接触佛法,并从佛理中顿悟出因果循环等人生的道理。“佛法说,活在当下,就拿后悔的力量来改变自己吧!若我不相信因果,今天就不会进到监狱来。就因为进来了,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他披露,当一个人被慾望蒙蔽时,根本无法清醒,脑袋仅想着自己。“当时的自己很快乐,完全迷失了自己,从未想过拥毒罪这幺重,更没想过警察会来抓我。”囚犯级别:1.狱服的颜色:红衣:新囚犯,或判处6个月监禁的囚犯。青衣:在监狱待了3个月至15个月的囚犯。蓝衣:在监狱待了15个月以上的囚犯,可以在特定範围自由走动。白衣:3个月或以下监禁的囚犯。红衣白袖:死囚。2.狱服上的个人编码及颜色红色编码:第一次入狱黑色编码:第二次或多次入狱,编码下写着囚犯的入狱次数。狱方4阶段助囚犯自我发展:◆第一阶段:纪律培训。刚入狱的囚犯必须接受2个月的操行规範训练,如每天操步等,以便适应监狱的生活。◆第二阶段:个性与心理辅导。提供囚犯心理辅导与教育,或学术研究等高达6个月。若未能通过评估,无法进入第三阶段。◆第三阶段:个人技能培训。依据囚犯的个人专长,提供相关的工作坊,包括维修、烘培等,并可获得证书。◆第四阶段:重获新生(Prabebas)。即将出狱的囚犯可到“改造中心”进行简单的社会服务如扫地和耕种等,重新融入社会并获得工作。/独家报导:刘菁‧摄影:詹镇凯‧2014.01.1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