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悠生活 >巫师队有了足够的实力,来挽回球队和城市之间的关係 >

巫师队有了足够的实力,来挽回球队和城市之间的关係

  • S悠生活 | 2020-07-08 01:07:19 阅读量:94万+

从地铁出来,进入重焕生机的U街走廊(华盛顿着名商业区U Street Corridor),你就会发现一条长长的队伍排在「本家辣椒馆Ben’s Chili Bowl, U Street Corridor着名餐馆)」前面。这家着名的餐馆以辣椒配半烟燻香肠而闻名。

巫师队有了足够的实力,来挽回球队和城市之间的关係

这家餐厅的名字是红色的草体,旁边有两块横幅。横幅的中间有块牌子,上面简单写着:「华盛顿的地标——始于1958」。那时候,U街走廊是非裔美国人的文化中心,有「黑色百老汇」之称。然而,在1968年,因为马丁.路德.金恩被刺杀,这个地方毁于一旦。这里还发生过大规模的传染病。最后,历经旧城区改造,它涅槃重生。

如今,时髦的酒吧和重建的地标点缀着街道的两旁,而「本家辣椒馆」仍沿袭它那咖啡厅式的风格。现在,这里的顾客们来自五湖四海,但这里的食物和情调却未曾改变。在过去的五年里,这家餐馆将四位最受欢迎的客人(Go-Go音乐的传奇人物查克-布朗,当地电台标誌DJ Donnie Simpson,总统欧巴马,和喜剧明星Bill Cosby)画在了他们的外墙上面。

在今年一月,由于Cosby再三被捲入性侵指控中,舆论压力让饭店老闆决定更换外墙壁画。于是,他在网上发起了一项投票,给出了一些当地的名人供顾客选择。

这份名单引起了Hunter Lochmann的注意。他是巫师财团的母公司「纪念运动&娱乐公司」市场和品牌运营部的副主席。起初,他向餐馆提议,把华盛顿巫师队的当家球星,John Wall,加到这个名单里去。但是很快,Lochmann有了一个更大胆的想法。他联络了餐馆老闆的儿媳妇Vida Ali,提出了一个不情之请:餐馆能否考虑把Wall和他的后场搭档Beal画上去,从而提高人们对球队季后赛的关注?出乎他的意料,Ali答应了。

「我们一般不和机构合作,」Ali说,「所以他们觉得这事没多大希望。但是因为他们这个机构主要是一只球队,所以用这种方式在精神上支持下他们还是挺有趣的。」于是,在巫师和老鹰的季后赛开幕战前两天,Wall和Beal和数百名球迷们一道参加了「本家辣椒馆」的新壁画揭幕仪式。Ali说,这幅壁画将至少保留到5月5号,如果巫师能走的更远,还可以延长。但是Ali也有点踟蹰:纪念体育财团所属的另一只球队——华盛顿首都队(冰球队)怎幺办呢?他们也在进行季后赛,而Ali很乐意把首都队也加到壁画中去。作为一只连续315场售光门票的曲棍球队,没有比这更恰当的致敬方式了。

「首都队什幺时候都可以放,」Lochmann告诉我,「某些程度上而言,他们和这座城市的联络比巫师队要紧密。」

几十年间,受各种不相干的事情和疏忽影响,巫师和华盛顿之间的羁绊遭到了破坏。而这一次,是近四十年来头一遭,巫师队有了足够的实力,来挽回球队和城市之间的关係。

巫师队有了足够的实力,来挽回球队和城市之间的关係 Ted Leonsis(巫师队的总裁)有一个计画。这个计画的萌生和巫师队、首都队无关,而和华盛顿的足球队有关。在2009年,Leonsis收到了一封从SB Nation网站华盛顿足球队部落格发来的邮件。邮件问他,如果他是那只球队的老闆,他要怎幺重建球队糟糕的球队文化?Leonsis以「对球迷无所保留」为傲,所以他在回覆中给出了一系列详细的行为準则。Leonsis认为,是这些準则引领首都队走向复兴。受这件事影响,「十分计画」应运而生。

「我急匆匆地回覆了那封邮件,而收到回覆的那个人,他非常高兴能得到我的回覆,所以他把那封邮件公开了,」Leonsis在纪念财团总部的一场公开採访中说道,「这份邮件就是这个计画。」从此,这个计画变得人尽皆知。计画的第一步不是赢得冠军、建立王朝,而是正视球队的历史和不足。由此出发,致力于一个更实际的目标:「现在,让每个人都处在一种「如何开创历史,成为一只有料的队伍」的模式中。」

在Leonsis自己的访谈节目中,一只「有料」球队的定义是取得几十年不间断的成功,拥有数不尽的有名球员,和狂热的、终其一生的球迷群体。如今,随着Wall和Beal带领巫师在过去三十八年中首次拿下分割槽冠军,巫师总算有了迈出第一步的资本。

成为一只「有料」的球队需要足够辉煌的历史。这就是「十分计画」需要依靠一群高顺位新秀建队的原因。这些潜力股们团结在一起,慢慢成熟,成为球队自己培养的核心,并激励一代球迷的成长而巫师恰恰没有这种历史。1978年夺冠后,几十年间,篮球运动越来越流行的同时,巫师却和总冠军越来越远。这期间,巫师要幺成了巅峰已过的巨星的落脚点(比如Moses Malone,Bernard King,和Michael Jordan),要幺就在毁灭自己的天才球员(比如Chris Webber,和Gilbert Arenas)。

在这种背景之下,Leonsis的计画像是给巫师带来了一线生机,况且,巫师人品爆发,选中了Wall。然而,巫师的尴尬局面并未就此缓解。在Wall的头两个赛季里,巫师输的不仅是球,还成为了人们口中缺少组织性纪律性的球队。「我们一无所获。我们一直在输。」

「我们一无所获。我们一直在输。」Wall又重複了一遍,「我们一直在输。大学时(Wall来自肯塔基大学)我们只输过三场,所以我学惯了赢球,而巫师并没有赢球的文化。」Leonsis和球队经理Ernie Grunfeld则将这段时期视作是必要的过度阶段,从而清理掉和Arenas「拔枪门」有关的球员。但是巫师的管理层又在犯新的错误:像是在2011年用六号签选中Jan Vesely,或是Leonsis试图以Wall、Andray Blatche和Jordan Crawford组成「新三巨头」。

「这些球员还是太年轻,总是想出人头地,闯出一个名号。我那时也一样,」Wall说到,「那时,我们队里没有能帮助我们成长的老将。」2012年巫师也拥有不错的选秀权。巫师用三号签选走了Beal,得到了潜在的年轻有为的后场组合。儘管在面对有关哈登的交易时,巫师管理层曾经迟疑过,要放弃他们「本土培养」的原则,但最终他们还是决定相信这帮年轻人。(具体的有关哈登的交易细节重口不一。现在,Leonsis称他当时拒绝了这个提案,而管理层当时的口风则证明这场谈判是经过了考量的。Grunfeld则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

「我们的计画传递出的是这样一个问题:两个顶级的能支配球的球员能在一只球队中并存吗?这很难做到,」Leonsis说,「我们当时设想的是,一个支配大量球权的控球后卫加上一个得分后卫。老铁,要是这个组合能成,他们能做很长时间的黄金搭档。」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巫师补充了Nene,Trevor Ariza,和Emeka Okafor等老将,以补充球队在老将经验方面的需要。2013-2014赛季开始前,奥卡福遭受了终结他职业生涯的伤病。Grunfeld送出了一个首轮签,换来了Gortat,期望他能发挥Wall打挡拆配合的技术。

这一组合奏效过。但也只是曾经。

2014年季后赛,Wall和Beal领衔的巫师一鸣惊人,在首轮战胜了公牛(4:1)。那个夏天,自由球员Paul Pierce因此认为,巫师正是他想要加入的那种「有料」的球队。而在度过了并不平静的2014-2015赛季后,巫师再次挺进季后赛。如果不是Wall手腕受伤,他们本可以成为近20年来首只依靠四名自主培养的球员打入分割槽决赛的球队。

相比之下,上赛季球队的表现就显得缩水了很多。虽然在战绩上只比之前的赛季多输了五场球,但却遮盖了他们已经建立的球队底蕴。因此,之前传出要回家乡效力消息的Durant,在自由市场上甚至拒绝了和巫师会面,连招募的机会都没给他们。

NBA 发声了。巫师,虽小有所成,但却不是一只「有料」的球队。至少目前不是。

巫师队有了足够的实力,来挽回球队和城市之间的关係 一般来说,一旦球队换了老闆,球队的核心球员就会被捲入交易流言中。但是Leonsis是一个有耐心的老闆,他知道球队管理层的换血会破坏球队的稳定。闲下来的时候,Leonsis最喜欢的消遣之一是鼓吹那些主张重大变化的人,其中包括一些球迷,专栏作家,甚至是一些想要通过拆散球队阵容,指望在休赛季完成重建的球队。Leonsis和Grunfeld会因为上个赛季球队得到Markieff Morris后的出色表现而自豪,也会因为球员们不断提醒他们2015年首轮秀Kelly Oubre没有得到足够机会而苦恼。

Leonsis非常重视球员的意见——2012年,他们说服球队留下Randy Wittman,球队才扶正了Wittman,随后打出了18胜31负的战绩(之前是2胜15负)。这就是为什幺,去年春天,Grunfeld和助理花了八个小时飞往Pelican Hill去见Brooks教练的原因。他们深知,这位前雷霆队总教练有着在篮球文化贫瘠的城市培养本土核心的经验。自从球队追求Durant和Durant失败,Grunfeld就下定主意:他告诉Wall和Beal,他们讲是球队的领袖,不论成败与否。他们不能再甩锅给老将。球队在场上的矛盾也不能再激化,不能伤害到球队的化学反应。

「我们谈了谈这个事。我告诉Wall和Beal,『这是你们的球队,你们的时代,你们得带领球队。』」Grunfeld 说,「我们需要有人站出来引领球队。我认为他们俩都做到了这一点。」通过连续第四次入选全明星正赛,Wall进一步确立了他明星球员的地位。巫师的队员们还认为,Beal今年也应该入选全明星。巫师队的建队计画已经走上了正轨。「Wall会在巫师退休,」Leonsis说,「我们不把他的忠诚当做理所因当,我们爱他。Beal也会在这里度过他的整个生涯。然后,一旦他们的实力得到了认可,而联盟里的其他伟大球员巅峰不再,那时候,有些自由球员就会想,『我要去巫师和Wall做队友,好发挥我的价值。』」

在本赛季,2胜8负的开局考验了球迷们的耐心。到了十二月,巫师的季后赛希望越来越渺茫。突然,巫师开始了一波连胜。起初,他们赢得磕磕绊绊。但是很快,他们打出了统治级别的表现——球队阵容的平衡和无私尽览无疑。从12月初到二月份,巫师打出了队史第二好的主场17连胜。球队的上座率也水涨船高:从连胜之前的11场比赛平均每场15231人,到连胜之后的13场比赛平均每场19582人。其中,连胜后的13场比赛中,有六场门票售罄。而在之前的28场比赛中,仅有一次售罄。

球队的年轻核心们也全面升级:Wall是指挥官,Beal是一个镖无虚发的刺客,Porter是万金油,Oubre是运动健将。Scott Brooks教练让球员们体验到了比赛的乐趣,在保证他们日渐进步的同时,赋予了他们充足的自信。赛前,你会看到Beal和球员发展教练Winston Gandy在一对一训练中互相吹鬍子瞪眼(在赛季后半段对上黄蜂的比赛中,Gandy向Beal咆哮道,『最近我都没怎幺用力吶!』)。

Brooks教练赋予了球员发展教练们权力,鼓励所有的助理教练们在训练结束后和赛前和球员们一起训练。在Beal和Gandy训练的同时,主助理教练Tony Brown则会为其他射手们捡球。「上个赛季看他们就很有组织性,但是这个赛季,我觉得他们变得更凶了,」Oubre告诉我,「这很棒。我们需要他们变的更强硬。我们就得让人管着。」

随着他们名声在外,威瑞森中心球馆也挤满了当地热情的观众们。过去,Wall一直都抱怨球队没有得到足够的当地乃至全国的尊重,他指出,巫师队比赛的全国转播次数不多,主场球迷们的热情也不够。但今年,他注意到了一些改变。「过去,我们在例行赛总是缺少关注,只有季后赛才会发生好转。你盼着那时候到来,」Wall说,「但是这个赛季,情况好了很多。对我们来说,这个赛季真是太棒了。」

这一改善只是Leonsis远大设想中的一小步。当初,Paul Pierce告诉他,除非威瑞森中心变成一个魔鬼主场,否则巫师永远也成不了一只「有料」的队伍。当时,即便巫师打进季后赛第二轮,他们也会在主场迷之挣扎。这个赛季,巫师打出了联盟第四的主场战绩,并且在季后赛保持主场不败。虽然还不足以和甲骨文主场的声浪相媲美,但是这些改变彙集起来,就能给球队带来跨越式的进步。

令Leonsis欣喜的还有同行们的反应。在访谈中,Leonsis回忆了NBA董事会上其他球队老闆们的话,他们告诉Leonsis,希望季后赛不会遇上巫师。「噢,你们会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的季后赛劲旅。」其他球队的老闆对Leonsis说道。现在的巫师称得上是一只… 有点酷的球队了吗?就在华盛顿重拾那份当年对于子弹队(巫师队前身)的狂热的同时,球队採取了其他措施来巩固这一成果。在三月末画廊宫地铁站(the Gallery Place Metro station)的宣传活动中,球队把巫师球员们的海报贴到了每一个有冰球队球员海报的地方。

乘客们一下车就会看到画着巫师队员的广告牌:怒吼的Morris,聚精会神的Bojan Bogdanovic,还有咆哮着抓下篮板的Gortat。写着「这一站:季后赛」的标语挂在出口的上方。乘坐扶梯下到划绿线处,你会从两张巨大的Wall和Beal的季票海报间穿过。每个标语都打有标籤:

上次巫师打进季后赛的时候,球队使用的标语是

就算他们的画像终究会从本家辣椒馆上拿下来。(注:即在季后赛被淘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