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悠生活 >一花一世界 >

一花一世界

  • S悠生活 | 2020-06-14 07:33:30 阅读量:72万+

文/耀一

嗯,囡囡会变成另一个人的世界,那个人的世界里只有囡囡一个人。

音乐开着,灯光微暖。

我劈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忙得像狗。妻子默不作声地看着小说,静得像鱼。

妻子突然说:「我挺喜欢『一花一世界』这句话的。」

我停下手,问:「妳不是基督徒吗?」

妻子说:「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这是外婆对我说的。」

我说:「所以说,其实妳喜欢的不是这句话,而是妳外婆。」

妻子点头:「嗯。」

我说:「给我说说妳外婆吧。」

妻子说:「要说的太多了,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我说:「那就先说说关于这句话的吧。」

妻子想了想说:「好吧。」

外婆对我说这句话时,我刚和外婆家的桌子差不多高。

那天中午外婆因为邻居笑我长得丑,和人拌了几句嘴,然后拉着我去小花园散心,换换心情。

外婆脾气很好,几乎没跟人红过脸,印象里也就这幺一次,为了我。

在小花园里,外婆指着一株一串红说:「囡囡,外婆请妳吃好吃的,要不要?」

一听见「好吃的」三个字,吃货模式就自动开启了,我毫不犹豫地说:「要!」

外婆準备摘下那株一串红,我看见花茎上爬着几只蚂蚁,很自然地伸出手要去捏。外婆赶紧抖了抖那株一串红,那几只蚂蚁掉在地上爬走了。

外婆摘下一串红,递到我手中,微笑着说:「囡囡啊,这一朵花就是一个世界,虽然在我们看来很小,可它却是那些小蚂蚁的整个世界,这叫一花一世界。这些小蚂蚁就是这世界里的人,和我们一样,可不能捏哦。牠们也会怕、会疼、会死的,可怜不?」

我盯着一串红点了点头,脑子里只想着外婆怎幺还不给我吃呢?

外婆用手轻轻擦了擦一串红表面的浮灰,然后递到我嘴边,说:「来,轻轻抿一下就好。」

我小心翼翼地抿了抿嘴里的一串红,很清甜。味道虽然没有期待的那幺好,但这种沁人心脾的清甜味从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以至于所有与外婆有关的记忆都是甜的。

住在外婆家那段时间,每天晚上都是外婆陪我睡的。每次都是我平躺在外婆怀里,外婆侧对着我,一边说故事或者哼小调,一边用手轻轻摸我的肚子。

虽然这样的入睡方式让我很舒服,可我还是很好奇:为什幺外婆要摸我的肚子?难道是因为习惯摸外公的肚子了?

我好奇地问外婆原因,外婆就告诉我一个小祕密。

外婆说,在我出生以前,她收养过一只很可爱的小猫,这只小猫很听她的话,也非常黏她,而且有个很奇怪的习惯,要外婆摸着牠的肚子才能睡着。后来,小猫渐渐长大,也愈来愈好看,可是不再像小时候那幺黏着外婆了。终于有一天,小猫不辞而别,外婆找了整整一个下午也没找到。从那以后,外婆再也没见过那只小猫。之后一年的同一天,我出生了,所以外婆觉得我就是那只小猫变的。

我问外婆:「那我长大也会愈来愈好看吗?」

外婆说:「肯定呀,会有很多人喜欢我们囡囡的。」

我问:「很多是多少?」

外婆说:「就是很多很多咯。」

我问:「那得有多好看呢?」

外婆说:「和花儿一样好看。」

我突然想起下午那句「一花一世界」,问:「那我也会变成一个世界吗?」

外婆被我逗笑了,说:「嗯,囡囡会变成另一个人的世界,那个人的世界里只有囡囡一个人。」

我说:「我才不要呢,我只要和外婆在一起。」

外婆说:「等妳长大了,就不会要外婆咯,就和那只小猫一样。」

我问:「我会离开外婆吗?」

外婆说:「问妳呀,妳捨得不?」

我说:「捨不得。」

外婆搂着我,微笑着说:「外婆也捨不得。」

上小学以后,我就没住在外婆家了,只能週末或者放假时去看外婆。

记得快上小学前搬回家那段时间,因为怕我不适应,所以是妈妈陪我睡的。我发现妈妈哄我睡觉也是和外婆一样的方式,一边说故事或者哼小调,一边摸我的肚子。

我问妈妈:「妳也知道小猫的故事呀?」

妈妈说:「什幺小猫的故事?」

我把外婆的小祕密告诉妈妈,妈妈笑着点了点头说:「哦哦,对的,是有这幺回事。」

我问:「那我真的是小猫变的吗?」

妈妈说:「外婆说是那就是啦。」

我说:「那我以后会变好看,对吧?」

妈妈说:「嗯,肯定会的。不说话了,快睡吧,乖。」

第二天下午,我躺在地上,透过窗子看向天空,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看着白云,渐渐地,白云变成了外婆微笑的脸,我彷彿听到外婆说:「囡囡来外婆家吧,外婆想妳了。」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趴在地上,没吃完的棒棒糖丢落在一边,四周爬满了蚂蚁。

看见蚂蚁,我回想起那个下午,也想起了外婆,莫名地鼻酸起来,忍不住大哭。

爸爸听见我的哭声跑过来,以为我是被蚂蚁吓到,拿起纸巾就要抓蚂蚁,我大哭着说:「不要不要!蚂蚁也会痛、会死的,一朵花一个世界呢,好可怜的。」

爸爸完全无法理解我的逻辑,只好把我抱出房间。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对妈妈说:「我想外婆了。」

妈妈说:「等妳放假就送妳去外婆家吧。」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转眼到了三年级的暑假,我住在外婆家过暑假。

白天外婆还像以前那样给我做好吃的,带我去小花园散步,偶尔和我数落两句外公的不是。我知道,那些仅仅是发发牢骚而已,外婆对外公有多好,我都看在眼里。

还记得那天晚上和外婆睡在一起,外婆没有像以前那样摸我的肚子。

我问:「外婆你怎幺不摸我肚子啦?」

外婆说:「囡囡长大了,是大姑娘啦,肚子不好随便摸的。」

我说:「没关係的。」

外婆牵着我的手说:「不摸肚子了,牵着手吧,好吗?」

外婆手心里的温度让我觉得很踏实、很安全。

我说:「外婆妳要一直牵着我的手呀,好舒服的。」

外婆微笑着说:「嗯,妳乖乖睡吧,有外婆在的。」

我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

半梦半醒间我听见外婆说:「我们囡囡真的长大了,愈来愈好看了,真是看不够呀。囡囡啊,外婆也想一辈子牵着妳的手呀,可外婆不能到哪里都带着妳的,外婆捨不得妳哦。」

我想和外婆说话,可意识已经很模糊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外婆还没醒来,也没有牵着我的手。我去牵外婆的手,那份温暖已经不在了……

我后来才明白外婆那句「可外婆不能到哪里都带着妳的,外婆捨不得妳哦」的意思。外婆虽然捨不得,但还是放开了手,因为她知道她将要去哪里。

我脑海中又浮现那个下午的对话。

我问:「我会离开外婆吗?」

外婆说:「问妳呀,妳捨得不?」

我说:「捨不得。」

外婆搂着我,微笑着说:「外婆也捨不得。」

很多年后的一天聊起外婆,妈妈才告诉我,其实外婆说的那个小猫的故事是假的。我从小肠胃不好,是个便祕王。对于小孩子来说,吃药和吃屎没什幺区别,别指望会乖乖听话吃药。而用开塞露[1]的话,外婆又觉得心疼,何况我是个小姑娘,总觉得不合适。所以外婆就用最费事的方法,每晚帮我揉肚子帮助消化。而之前妈妈因为明白外婆的苦心,所以没有戳破这个善意的谎言。

听完这件事的那晚,我梦见了外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面带微笑,外公陪在她身边,同样慈眉善目。

外公在外婆过世一年后也过世了。妈妈说,外公放心不下外婆,所以急着去找她了。

我说:「嗯,因为外婆是外公的世界,外公的世界里只有外婆一个人。」

妻子去睡了,我还在工作。

随手查阅了一串红的资料:

花期:七到十月

栽培方法:盆景、庭院花圃

花礼用途:嫁接喜庆、升迁应试、爱情婚姻、生日祝寿、乔迁开店

花语:幸福美好、明日之星

我想,这也许是妻子的外婆让她品一串红的另一个用意吧。

妻子睡前问我:「如果外婆还在,你会对她说什幺?」

我说:「外婆,您说得没错,您的外孙女就是我的全世界。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妻子说:「呸!」



[1] 编按:帮助排便的润滑剂。

本文出自《再长也长不过等待》商周出版 

一花一世界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